我的手中握住了希望

你好!
我是没有圈名(?)
不会写文也不会画画,简而言之我就是白嫖党【(ry
是潮爷nc粉!!所有MF的角色都喜欢!!
尤里乌斯是心头肉ouo真的很心疼他

BCMF是命。

目前的本命cp是BBC Sherlock的福华H/W【虽然原著和其他几部的福华我也很喜欢1551】
其他吃的cp有BBC Sherlock 麦雷(M/L)/莱尤/尤昴/莱昴/双莫/贱虫/GGAD/HPSS/JPSS/SBSS/SBLM/All SS/ 锁红/AC/BAB/蓝紫/藻蛇/Thilbo/太敦/芥敦 /银讯
有cp洁癖,天雷旧双黑(太中太),银博,黄占,黄祭,铁虫铁和莫福莫

是个不称职的主管。
最喜欢Gabriel...对不起,Yesod了。


游戏主混脑叶公司/明日方舟


关于d5:
求宁了,先知有未婚妻,祭司信的神是优格索托斯,为啥非要把这俩人往哈斯塔身上按还让哈斯塔做出一副触手才是本体的样子开车啊?!如果是这样我宁愿磕触手x黄衣谢谢。
以及——黄 衣 之 王 不 是 章 鱼 还 要 我 说 多 少 遍?!

【尤昴/莱尤】从零开始的异世界习惯养成生活

写在开头:

0.ooc不可避,第一次搞来尤昴三人的同人文,所以对于情节把握挺不好的qwq

1.含web版第六章剧情捏他

2.背景为web版第六章第28节,大量剧透有

3.重要角色死亡暗示有

4.本文只是一个过激尤里厨心血来潮之作

5.小学生文笔

6.废话有,唠叨有,玛丽苏描写有

如果OK的话请——










0.「尤里乌斯·尤克里乌斯」

还留有着意识的最后,尤里乌斯看到了有着一头宛如摇曳着的火焰的耀眼头发的男人。

冰冷的、不带感情的话语被那个人从嘴中吐出了。 与此同时那股与那份言语不相称的湛蓝而不含杂质的天空一般的双眼就那样地朝着尤里乌斯投射过来。

"这份迷茫……"

"真是失格的骑士啊。"

"这样的你,是不配握着剑、自称骑士的啊。"

"无论再打磨多久,仅凭觉悟的话,就算用一生的时间,你也无法拥有握剑的资格啊。"

恍然之时,如同自己手中的那把剑一样冰冷的话语被隐约的接收于耳。

巨大的噪音在尤里乌斯脑中回荡着,「初代」剑圣的声音在对比之下细若蚊呐。

"……啊。"

这种事我当然……

想要做出回应,然而最终却只是歪了歪头。而这动作对于伤痕累累的身躯而言似乎也过于剧烈了, 无法言会的疼痛从脖颈处传来。

现在的尤里乌斯连直视雷德都做不到了。

"给我接下这一击、然后好好地做好领悟啊。"

明明依然是那令人生厌的自负的语气,声音也没有丝毫提高,而这话语却刺破了尤里乌斯脑内尖锐的鸣叫声,像是穿透了厚重的云层一般,被清晰的听到了。

"……"

那是完全的、作为剑圣的斩击。手中握的到底是不是剑似乎已经不再重要,唯一需要在意的就是那份即使是非人之物都能清晰感受到的剑气。

几乎令人移不开双眼的,仅仅是做出了再为普通不过的斩击,而气势就已然扑面而来。

望着它,直视它,感受它,然后铭记。

尤里乌斯溃散的眼瞳 ,最后铭刻上的,就是这燃烧的摇曳的无比美丽的火焰。

"尤里乌斯————!!"

失去意识前似乎听到了谁的声音。

竭尽全力地喊出了这个名字。

「最优」 的骑士。鲁古尼卡王国、近卫骑士团。尤克里乌斯家的嫡子同时、又是下任当家。

王选候补者、安娜塔西亚·合辛的唯一的骑士。

——尤里乌斯·尤克里乌斯。

被用这个负担了太多的名字称呼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如果被以这个名字称呼了的话。

那么现在的他,是否拥有了那个资格呢?

模糊的双眼唯一能够锁定的身影是那过分闪耀的红色火焰,而脑海中却浮现出了拥有着同样红发的那个少年。

成为了尤里乌斯放手过去梦想的少年、尤里乌斯以无尽的憧憬之心看着的少年、尤里乌斯期望着与之比肩的少年。

"尤里乌斯。"

叫出了这个名字。

听到这声音的同时,尤里乌斯失去了意识。

意识被斩击所迸发的白光所夺走,同时,尤里乌斯已经再也做不到用这双眼去看向那喊叫出自己名字的声音的真正主人了。

"……是。"

这是尤里乌斯最后发出的声音。

瞳孔已经全然溃散,虚焦的眼望向声音的来源,却并没能够看清。

还能够拥有那个资格吗?

被用那个名字称呼的资格也好,握着木剑,跟随在那个拥有着红发的少年身后,渴望着也进步着剑技的资格也好。

最后露出了不合时宜、不明所以的笑。

最后看到的东西是死亡,在全然的不理解中,尤里乌斯的意识一如老旧的电视断线一般消失。





1.

尤里乌斯睁开了双眼。

伴随着剧烈的心悸,眼前是造型和用处都完全不明所以的建筑,而自己站在空地的地方,看着夜幕之下奇异的建筑 。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尤里乌斯思考着,就这样不小心自言自语的脱口而出了。

舌尖传来淡淡的铁锈的腥甜的味道,神经跳动着。全身都放松着。

疼痛已然消失,皮肤上完全找不到曾经受过伤的痕迹。

只是头晕的感觉有些过于强烈,尤里乌斯正处于有些站不稳的状态。

而不知为何,在心理上也有一股无法忽视的厌恶的感觉,尤里乌斯无法轻易地忽略。

"……诶…?"

耳熟的声音传来,尤里乌斯下意识地扭头转向声源。

那是个不瘦也不胖的男性,似乎与尤里乌斯是同龄人。有着凶恶的三白眼,此时却因为疑问而呆滞地望着尤里乌斯,显得有些可笑。身上穿着运动服,手中的白色塑料袋里被装得鼓鼓囊囊。

这个少年此时站在尤里乌斯面前几步的距离,逆着便利店里的灯光。

"菜月,昴……"

"……你说什么?"

"…昴!"

昴此时并不能清晰的理解目前的情况。

自己刚买完东西的当下,从便利店出来就看到一个普遍意义上的美男子呆滞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在干什么。

似乎能够隐约的看出来是个未成年——又或者是刚刚成年没多久的少年。

说普遍意义上的美男子是不是有些过了——因为这家伙有着可怕的精致的五官,美形的程度已经不能被仅仅称为美男子了,不如说是那种无论干什么都会想让人多看几眼的类型的男性。

尤其是这个男性还穿着奇怪的衣服的情况。

是的,就是那种典型的会被国中老师称为奇装异服的、说是cosplay服装也不过分的衣服,白色的披风以及黑色的内衬,还有下身白色布料的裤子,这些全部都乖巧地包裹在少年纤细的躯体上,以及被红色皮带束缚着的,身旁的佩剑。

被便利店的灯光照着,一层白光笼罩在那个人身上,简直像是发着光一般,而他却完全没有自知地露出一个有些苦恼的表情。

完全的帅气程度Max啊。

于是昴就站在原地怔怔地盯了几秒。

没想到这个毫无自觉地散发着魅力的男性在回过神后盯着他,然后轻轻的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以为是自己没听清的结果,菜月昴奇怪地询问了一句,却发现少年带着惊喜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昴…!"

菜月昴停止了思考。


如果我说我写了第六章的尤里穿现世paro的文

可以放上来吗?qwq

cp向大概是尤昴和莱尤,莱尤要素比较多但是是尤昴主场这样的qwq

615486好一些还是486154好一些呢?(!——)

论某mrt是不是都是硬王大黑粉头子

今天中午排位老白甜瓜双排,佣兵救人倒鸟笼,甜瓜沉迷摸佣兵被揍,老白就来了一句:"你这是华丽流啊"

后来甜瓜走了,老白十六双排排到约瑟夫,黑妹镜像自己救自己倒了,老白又来了一句:"玩华丽流啊"

再   放   送

——补充

打着打着白六又一次幸运(大嘘)地排到wjj,这时老白说道:"跟甜瓜玩也排到他,跟你玩也排到"
16委屈地说:"那我有什么办法"
老白:"就是因为你菜!"

哈哈哈哈我寻思着16再菜也没菜到跟wjj并肩同行的程度吧🌝




___又是补充
老白好惨一男的,只和甜瓜打了两把还都输了,其中还有一把恩怨局,硬王硬妃,老白甜瓜,屠夫微笑【
哔哔索调香演员震慑秒倒,第一波救人硬王先知秀了一波,老白佣兵半血被砍小搏命救人加补机天秀
最后老白离地窖只差一秒就可以走的,可惜微笑依然四杀【
老白与门皇硬王和铁屁股甜瓜的爱恨情仇【?】
【不愧是恩怨局?】

【顺带说一句,那天老白排到了三四把硬王】
【然后没一把赢的】

占tag致歉/一个脑洞

众所周知入殓师的技能是入殓。

众所周知求生者被入殓之后上椅会从棺材里出来。

那么某天假设我们的勘探员被入殓了。

入殓师对着玩偶酱♂酱♂酿♂酿

勘探员出来之后惊恐地发现自己正在被酱♂酱♂酿♂酿

但是没有力气反♂抗只能就♂范

嘿嘿嘿【露出社情的微笑】


占tag致歉

有没有脑叶群带我这个划水新人主管一起玩的啊我好孤单呜呜呜呜

蛇厨深夜激情发言——一个不负责任的个人臆想①

Yesod,或者说Gabriel,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盒)?

说实话最初我其实只是因为蛇蛇的盛世美颜才喜欢上这位部长的,但是在把剧情看完之后真的疯狂喜欢上了蛇蛇。

下面是个人的无端猜测。


众所周知,脑叶公司游戏剧情分为三个时期: 以Carmen为中心的团队时期、脑叶公司时期和光之种萌发后Angela创建废墟图书馆时期,在下面我将简称为Carmen团队时期、脑叶公司时期和D50后时期。


1.Carmen团队时期


那么,我们能从Carmen团队时期的Gabriel身上挖掘出什么呢?

首先是名字。

Gabriel,大家都知道,来源于圣经(话说月亮咕咕还真的很喜欢宗教梗啊),是大天使长。虽然我们不能猜测脑叶公司大背景下基督教是否还存在,但宗教的形式还存在是肯定的。而什么样的家庭会给自己的孩子起Gabriel这样的名字呢?

Gabriel是天使之名,更是大天使长之名,结合背景来看,在如此古远的未来还能知晓古代神话,想必家庭应当是足够优渥的,而父母肯定也寄予了其厚望。

然后是其在Carmen团队中的地位和职能。

大家想必都不陌生Gabriel和Ayin对于钥匙的剧情,当然,这剧情能够很好的反映出Eliya之死对Gabriel产生了多么大的撼动,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想,一个能与团队主心骨之一的Ayin谈上话的人,地位至少是高于Eliya的,甚至于与Ayin十分熟悉。由此,我甚至猜想,也许Gabriel和Ayin一样是Carmen的学生。

Gabriel在最后的剧情中甚至被Ayin强制送去检查,而Eliya呢?他只是在一旁侧目,看着她死去,然后记录数据。这也十分明显地说明Gabriel在Carmen团队中很可能担任了一个很重要的职务。

而这职务到底是什么呢?

抑制核心后Ayin关于Gabriel的回忆中,Gabriel提到"访问实验室","忘记把补给室的钥匙放回老地方",和"准备下一个实验"。

那么首先,Gabriel肯定是有"访问实验室"的权限的,而且Gabriel也知道放"补给室的钥匙"的"老地方"是哪里,而他的权限中包括的"准备下一个实验"远远超过Eliya祈求的"参加实验"。

那么由此,我们是不是可以猜测,Gabriel很可能是Carmen团队刚形成之时就已然加入其中的一员,甚至是团队核心之一?

前文提到的猜测"家境优渥",再加上Gabriel理性的性格,他很有可能就是某一方面的佼佼者。

而Gabriel的性格呢?全篇一直贯彻到底的"卓尔不凡的理性"到底体现在哪里?

首先,毋庸置疑的,Gabriel肯定是一个善良的人。

对于人类的爱与希望促使他加入了Carmen团队,抱着这样的情感,在Eliya死后,他无疑是悲伤的,但他的理性告诉他,如果连像他这样被公认为理性的人都崩溃了,整个团队的意志很可能变得更加消沉。绝望的人们需要一个理性的代表,一个意志的依靠,一个冷血的议论对象,而Gabrie——最为合适的人选,站出来做了这个人。

他也是一个心软的人。他迫切地不希望再看到任何一个人的死亡,于是他迫使自己变得更加理性——这样才能拯救更多生命,也才能研发出医治人类心灵的Cogito,尽管事与愿违,他也依然绝望着希望,不愿放弃,尽管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也没有说出内心的真实想法,因为他的心里一直都装着Cogito——如Carmen之言可以挽救人类的药物,他不能让自己毁了所有人的心血和全人类的希望。

在Eliya死后,Gabriel越来越循规蹈矩,他无法忍受任何不遵守规则,秩序甚至是习惯的行为,甚至连钥匙放错地方都不能忍受。但他没有暴躁地责怪Ayin,而是无奈地笑着把钥匙拿走。他知道如果所有人看到了他正在腐烂的内心,"支柱"就会随之倒塌。所以他选择了一种近乎自残的方式宣泄他的痛苦。

他不会说谎,连遮盖伤口都要用"害怕化学试剂溅到皮肤上"这样的理由。

他理性但不完全冷静,在Ayin强制他体检的时候,他一言不发只是挣扎,而明明他可以想到更好的解决方法。在和Ayin谈话的时候,他也一度说漏嘴——"我只是…有点累了。"他是在暗示什么吗?这像是对Ayin的安慰:【别担心,我很好,我只是有点累。】也像是求救:【我疲于这一切了,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任何一个人的死亡了。我要怎么做才能改变这一切?】


剩下两个时期回头再发嘻嘻嘻